满怀深情赞我妻

来源:瑞金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8-12-25[关闭][打印]

  吴达楷/瑞金 

  我同爱人危玉香已牵手55年了。她是我的贤妻,是孩子的好母亲。我在石城小松初中任教时,月薪34.5元。1963年初,玉香怀孕时,炊事员李桂英催我说:“你玉香临产了,要买些营养品给她吃。”当我要买鸡蛋时,玉香却劝阻:“别买!钱哪来?大米饭有营养,我多吃几口就行。”4月,老大出生了,我当“爸”了,高兴地向桂英借了十个鸡蛋给玉香补身子,叫她每天吃两个。可三天后,她对我说:“剩下四个蛋,拿去还桂英,吃了的算钱给她。”无论我怎么劝,她总叫我拿蛋还人。她省吃俭用令我赞。 

  1967年,我在石城城郊小学任校长时,被“造反派打倒了:我白天戴高帽游街,晚上罚跪挨批斗,真是度日如年。当她听说:“挨批斗的谢县长昨晚想不通,自沉鱼塘身亡”时,就悄悄安慰我:“你一定要想得开,挺得住,任他们炮打、火烧,黑暗过了,就有光明!”爱妻几句话,胜似镇定制,给了我渡过难关的勇气和力量。她具有远见,值得我点赞! 

  玉香没学过教育学、心理学,但在家教方面,比我学过了的还胜一筹。她善抓“领头羊”。1969年我家下放农村时,老大才6岁,玉香就教他扫地、洗碗、捡猪屎;7岁上学后,课余她带儿下地拔草、捉虫、种大豆(放豆种,五六粒一窝)。她重复最多的言教是:“书东,你是老大,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不管劳动、读书,你都要做弟妹的带头人!”果然,1979年全省统考时,书东考取了宁都师范。 

  她循循善诱。1979年春,家属回县城时,女儿插班考试英语才8分,泄气地说:“我不读了!”。玉香开导她:“苏梅,英语差,不全怪你。农村、县城有差别。现在的温老师很会教,他是你爸的学生。我们会请他多辅导你。只要自己有信心,就一定学得好!”果然,1981年全省中招统考时,女儿苏梅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考取了赣州师范。 

  妻因材施教。老三苏兵性格内向,学习勤奋;老四苏华活泼开朗,读书马虎。玉香家教因人而异:叫老三“读书要劳逸结合,注意身体”;教老四“上课要专心听讲,不可厌学。”由于家教配合学校抓得好,苏兵1987年考取了南京东南大学,苏华1992年考取了天津科技大学。 

  我与玉香同甘共苦55年。在那升学率较低的年代,四个子女都考上了大中专,赢得了村民们的赞誉。我除了感谢学校老师辛勤教导,还要点赞贤妻教儿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