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还妻子殷殷情

来源:进贤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8-09-20[关闭][打印]

  胡伟先/进贤 

  我和老伴是1959年寒假结婚的。物质比较匮乏,那时是用布证、粮票年代。当时结婚时,老伴对我没有提半点要求。 

  我们原是小学六年级同学。由于我是学校住宿生,所以一日三餐抱醃菜罐吃饭。老伴那时年小,看我天天吃醃菜下饭,有时也会端碗青菜什么的给我吃。那时她出于同情,并没有朦懂“爱”的影子。次年考入进贤初级中学,我们又一同被分到一(2)班。这样一直到初中三年级毕业。她考入了江西农校;我进入了师范学习。进入师范学习一个多月,我收到了老伴寄来一双短袜子。那短袜颜色说白色,又不是白袜;说黑色又不是黑色的。白里透黑,黑里透白。我心想,她怎么知道我只一双袜子?这寄来的颜色不明朗的袜子,她知道我洗衣服马虎吧?我收到她寄来袜子,回了一封感谢信,并在信封里,寄了25张邮票给她;而且将宜春文化馆印的民歌小册及其它小报我发的小诗一并寄去给她看。不久,收到她回信。她在信中说,念初中时,我给她雨中撑伞;寒假暑假的假期回家总给她提行旅包;又寄民歌小册及小报上短诗给她看。这一切是我编织“网”。她说我属鼠,鬼主意很多。原来寄一双袜子给我。黑、白不分袜子因为她拿不定主意,现又寄来一块白色手帕,洁白无瑕。她说,被我撒下的爱情网套住了。 

  一九五九寒假,我们登记结婚了。她不求新衣及婚妙。我只一床棉被,就想借老师一床棉被当垫被。老伴摇摇:头说,别借老师的被子,虽然寒假老师回家了,别麻烦别人。下午,她会带张被子来。那日下午,老伴真的带来了一床“棉被”。那是一捆整理干净黄色稻草。她说,床板上铺好稻草;又在稻草上铺一张被单,不是很好的一床好垫被吗?我在整理好稻草上,见放了一张红纸。红纸上写了一首小诗:稻草垫被金色黄,笑进新房当新娘;不求棉花弹新被,但愿夫妻恩爱长。我读了妻子写的这首诗,双眼泪汪汪。我想,我太无能了,结婚还没有一床垫被。老伴对我宽解说,你知道法国大科学家居里夫人吧!她得了两次诺贝尔奖。她结婚不简单也低调。她穿着在实验的工作服,与爱人拍婚纱照;她新房就是一张婚床。她丈夫想买俩把椅子,摆在新房内。她都摇手拒绝了。老伴当时一说到居里夫人那样简朴。我的心结一下解开了。我们是普通的老师,与世界著名化学家居里夫人来比,我们是何等渺小。看着那一捆金黄色稻草,看着老伴写的小诗,我心中畅快极了:妻子太好了。 

  六十岁,我在进贤中学退下来,与老伴过着退休生活。每日早上六点钟从家出发,去县城东南的“水上公园”锻炼身体。由于年纪大了,所在“水上公园”散步,步步都比较慢。“水上公园”树多,又有马颈港环绕。每日散步,我总是走在老伴身后。她走一步,我就随一步。有台阶处,我牵头她手,慢慢一步一步向上或向下迈。有一次早晨,我见树林小鸟嬉闹,我没有注意到老伴。老伴一个趔趄,一下倒在我的肩上。她不巧,把鼻梁上眼镜,掀到地上麻石上,摔得粉碎。后来我在眼镜店,配了一付树脂眼镜片的眼镜,用了二佰多元。老伴心疼说,哟!被我摔去二佰多元。我说,不要紧,这是我还你年青时给我的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