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长替我喊魂

来源:黎川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8-06-25[关闭][打印]

  1949年5月间,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十四军0062部队开进我们村驻扎下来。我家的房子比较大,住了许多操着南腔北调的官兵,前厅用门板、板壁开了两排铺,后厅也是两排铺,几间空着的厢房增开了地铺,整个屋子里塞满了人,板壁上挂着几排黄背包、水壶等。 

  开饭的时候,我像是一个小小的天使,端着杉木剜成的小碗,穿梭于蹲在地上吃饭的兵古佬(对战士的称呼)之间,接受他们挟给我的下饭菜。不知道是战士特别喜欢孩子还是我讨人喜欢,每餐都要吃一碗菜,结果肠胃承受不住,拉肚子了。 

  这天下午,我觉得肚子里叽哩咕嘟响个不停,便蹲到墙角一边玩耍一边任稀疏的大便流出来。没多久跑来三只狗,狗一多就有争执,先是相互用身子挤兑以占据有利的位置,接着就用嘴你来我去地互相撕咬,一场狗战便爆发了。我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尽力发出的哭喊声被狗的撕咬声淹没,我倒在混战的狗群中。 

  第二天,才听祖母说,我的大腿内侧被狗咬了七八个很深的洞,只差二个指头的宽度我的鸡巴就没了。祖母说,当时是一位兵士发现我,飞快地将我抱到连部让卫生兵涂过“红汞”,还打了针。可是,夜上发低烧说胡话。祖母就去对长官说,我家孙子吓掉了魂,要收吓(收魂)才会退烧。长官不理解祖母的话,叫她直说。母亲于是提出请长官为孩子喊魂的要求。没想到长官说我是连长,我的命硬,我来替孩子收吓。 

  这天深夜,突然从我被狗咬伤的墙角,传来母亲凄怆的呼唤声,“怀生---归来啊?----”,接着传来连长的接应声“怀生归来啰----”。此时,我由父亲搂抱着躺在床上,听声音知道连长是站在大门口,他的声音很粗放。母亲用显得尖细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呼唤着,连长沉稳的回应声则似金石落地,让我有了一种安全感。 

  这位不知名的连长接连替我喊了三天魂,第二天队伍就开拨了。 

  一个多月后,大腿内侧的五六块狗伤才结了痂。60多年俏然过去,我的身体发生了许多变化,伤疤却没有消失。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一看到这些伤疤,连长和母亲替我喊魂时颤动的声音就会在耳畔荡漾,还是那样的清晰和震撼人心。母爱和人民子弟兵之爱,在我的心田融成一条永不干涸的溪水,滋养着我的身体和灵魂。 

  江西省樟树市老年人体育协会 陈怀生

  作者:陈怀生,1945年出生,退休教师。

下一篇:夏日话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