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不能无诗

来源:奉新老年人体育协会年发布时间:2018-02-28[关闭][打印]

  彭嗣幸/奉新 

  人生不能无诗,老人更不能无诗。读诗写诗都是精神生活中的美的高级享受。诗集中了诗人在生活中的理悟感悟,化人、感人、喜人,是形象化了的梦幻,诗的思想美、意境美、音韵美都使人赏心悦目、愉悦心情、健康身体。 

  唐诗达到了诗的艺术顶峰,宋人不得不另辟蹊径转为长短句的宋词,也使之传世不衰。韵律诗在形式上太花功夫,人们又来了个自由诗,只求作者能把自己最真挚的情感、最鲜明的感受、最独特的发现,以最简洁的方式表现出来即可。面对《焊花》“每一次闪光,都不是炫耀,人们认识它,是在愈合的伤疤上。”不是炫耀,是什么?自然是用形象作了回答。又如马致远的《天净沙》“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作者不说人,不说事,只推出九个镜头,就创造出说不出的惆怅味道。只写景的还有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湖万里船。”作者未明任何写作意图,但使人感到美的享受。还有李清照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都明白如话,但又不是“白话”,这里有音乐、有图画,因为诗的功能是审美,在审美中获得情趣,并非猜谜语,难为人。还有那“入山但见藤缠树,出山又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树生藤死死都缠”、“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的爱情诗是多么叫人越活越年轻。 

  一枝出墙的红杏,见者甚多,却熟视无睹,自然难以成文。唯有感受力强者叶绍翁见后,却能浮现为是“关不住的红杏”。由此感到关住了我的进去,却关不住杏的出来。继续联想,“关不住的红杏”可象征什么?可引伸什么?红杏可代表什么?可象征什么?结果想到红杏代表春天、象征生机。“关不住红杏”即是“关不住春色”从有限到无限,从有形到无形,就产生了那“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千古绝唱,从而表现了:“一切生机是阻拦不了、扼杀不了的”重大主题。 

  我们老人做小孩时读到这些东西,曾让这种美感一遍又一遍地濡染自己的心灵、直浸透到血液中,有的还掀起过波涛,为写诗废寝忘食、“夜半灯花几度红”。这些文学爱好者、写诗爱好者,虽成作家、成诗人者甚少,但对敏感他们的美感,甜蜜他们的生活,增强他们的发现能力、认识能力、写作能力、工作能力取得了潜移默化的、不可估量的作用;同样是我们养老不可缺少的精神营养。让我们从中来些舒心果、兴奋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