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门球情结

来源:赣州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7-12-12[关闭][打印]

  曾浩/赣州 

  我是一个门球爱好者,但要说起我的门球情结,却经历了一个从被动到主动,从自觉到酷爱的过程。 

  2009年退休时,有人动员我却去打门球我不愿去。2010年底,大家推举我学校老年体协,当主席,我被动地参加到门球队的训练与活动中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门球的认识与理解也逐渐由表及里。我觉得,门球运动强度较低,节奏也慢,是一项适合老年人的运动。况且它是户外运动,具有“日光浴”和“空气浴”等任何室内活动不可比拟的健身优点。每天的门球活动在带给我健身欢乐的同时,也使我的退休生活更充实,参与门球活动变得更加主动与自觉。 

  打门球,首先强调的是要“准”,如何瞄准?如何击球?如何“闪带”?还要打得“巧”。门球比赛中一杆“妙擦”,竟然“反败为胜”的战例举不胜举,但要如何才能打好“擦边球”呢?另外,“进门”还是“留球”?如何利用“王球”?如何制造“双杆”?如此等等,离不开教练和球员的智慧。门球是项集体活动(除专门组织的单打、双打比赛外),要靠大家的配合。这就需要包容与理解,在陶冶情操中共同提高,慢慢地门球就成了我的酷爱。 

  俗话说“爱屋及乌”,后来,我又成了门球场地建设的热心者。学校的门球场,曾经是一块使用了二十多年的沙子场地,2011年要将它改建成人工草皮门球场,需投入经费10万元。当年,学校尚未将该项目列入预算,老年体协专项经费只有3万元,缺口7万元。按“共建共用”的思路,我动员附属单位出资。于当年年底便在沙子门球场的地基上,建成人工草皮门球场与气排球场各一块。 

  我参与门球健身已8年了。无论严冬酷暑,我每天都会到学校的门球场打打门球,大家还推举我当了门球队的教练。正是:入其门者知其趣,知其趣者得其乐,得其乐者入其迷。